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金鳞 > 第10章 危机四伏

第10章 危机四伏

金鳞 | 作者:土疙瘩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08-04 11: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二人的疑问,李皓同样不知道答案,反而被二人问得心中生出无数疑惑。

    身周飞舞的三色光焰是不是护体灵焰?从何而来?自己为什么能驾驭?对这些疑问李皓一头雾水,自己都不明白,如何对别人解说?

    听这二人的言语,再看这四人的表情,似乎这三色光焰不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或者说不应该在此刻出现在自己身上。

    “这是哪里?我们为何会在这里?”



    声音依然有几分嘶哑,不过,这一次李皓的喉咙却没有因为说话而感到刺痛,仿佛烧伤的喉咙已经在方才的一番打坐修炼中康复。

    而听到李皓的反问,四人却是同时一愣,随后面面相觑,李皓声音嘶哑,吐字不清,而且说的是华夏普通话,这四人听不懂。

    “多休息,莫要急躁,先养好嗓子再说!”

    蓝袍男子愣怔了片刻后,打量着焦炭人一般的李皓,强自压抑住了心中的疑惑好奇,语气平和地劝说道。

    随后目光转向了绿袍男子,吩咐道:“守在洞外,不得有任何惊扰!”

    “是!”

    绿袍男子神色肃然地点了点头,拱手一礼。

    蓝袍男子淡淡一笑,转身向洞外走去,高大少年和黑衣男子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地跟了过去。

    目视三人走出山洞,敏捷如猿地在峭壁间攀爬,渐行渐远,绿袍男子回头望向李皓,展颜一笑:“莫要想那么多,先养好伤再来休息也不迟!”

    说罢,抬腿走到了山洞之外,摘下腰畔长刀,在山洞右侧的一块大石上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了起来,那块大石的正面光滑如镜,如被刀削。

    李皓无语,他原本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感觉到这四人对自己有什么不利,而四人眼下的举动却让他心头的疑惑更多,也生出了几分警惕。

    仔细回想发生的一切,看来,方才行功之时身周飞舞的三色烈焰惊到了四人,难不成,这四人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并不是他们口中的“老七”?而这绿袍男子守在门口,分明有几分监视自己的意思。

    低头看了看焦炭般的身躯,李皓犹豫了片刻,缓缓躺倒在了石榻之上,放松四肢,闭上了双眼。

    如此严重的烧伤,的确需要好好休息,至于这四人的身份,以及自己如今身在何处,只需仔细观察,慢慢探问,定能知道端倪,无需心急,更不能引起这四人的过多怀疑。

    这四人来去如风,行走间敏捷如猿,身手实力之强悍,远胜没有遇到意外之前的自己,若是对自己生出敌意,那可是要命的危险,身处这群山之中,杀个人恐怕如宰鸡一般轻松,只有静下心来养好伤,才能应付危局。

    调匀呼吸,李皓陷入了假寐之中,脑海中却是思绪翩翻,这四人的言语他能听得懂,就应该能说得出口,只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记忆中残留有那名叫做李鱼的异界少年的不少信息,此刻,把这些记忆翻出来整理一下才是当务之急,不能再用一口华夏普通话和这四人交流,太危险。

    十余年的侦察兵经历,无数次的对抗演练,四次小规模的实战厮杀,对于危机,李皓有足够的警惕和应对之策。

    绿袍男子背对李皓,盘膝端坐,一动不动,虽在闭目养神,身后李皓的动静却如历历在目,听着李皓平稳的呼吸,绿袍男子的心情渐渐松驰了下来。

    心头有疑惑有兴奋,渴望着这疑惑早日解开,而此刻,却也只能忍着。

    另一座山洞中,蓝袍男子同样在强自压抑着心头疑惑,高大少年、黑衣男子心头的疑惑和兴奋丝毫不弱于这二人,甚至更剧烈,却也只能一个人去烧汤煲鸡,一个人手提长弓冲山顶走去,担任警戒。

    李皓并不知道,这山峦间竟是危机四伏。

    是夜,月暗星稀,一群黑羽夜枭无声无息般冲着山洞扑来,为首的一只夜枭羽翼展开赫然有两米之长,一对钢爪锋利如钩,不过,未等夜枭首领靠近山洞,远远地一支羽箭破空而来,直奔夜枭首领的头颅,夜枭首领利爪一挥,挡开了羽箭,竟是发出金铁交鸣般的一声响动。

    守在洞外的绿袍男子霍然起身,抬手抓过身畔长刀,手中白光一闪,利刃出鞘,抬手间,一道道匹练般的刀光从刀尖飞出,纵横交错着斩向了靠近的夜枭群。

    刀光飞出数米远近后,竟然形成了肉眼可见的一道道刀形罡风,另一个方向,一枝枝羽箭呼啸而来,黑袍男子手中羽箭不断射出,高大少年手持长刀左顾右盼,面沉如水,杀机凛然,这黑暗的夜色竟然影响不到二人的视线。

    另一座山洞中,蓝袍男子飞身而来,手中光影一闪,变戏法般凭空多出了一把长刀。

    两把长刀挥动,刀光织成一片光幕,夜枭首领几次冲击,一次次撕碎刀幕,却无法冲进山洞,反而被两把长刀一次次斩在身躯之上,夜枭首领的身躯仿如铁铸一般,长刀斩在身上竟能迸出点点火星,至于其它夜枭,却远远不如夜枭首领,利爪能挡得住刀罡斩击,却架不住长刀直接劈斩。

    爪影、利喙、长刀对撞,凄厉刺耳的惨叫声响成一片,鲜血飞溅,脱落的翎羽乱飞,片刻间,已有五只夜枭身首异处,三只夜枭被斩断翅膀,另有两只夜枭被羽箭击碎了头颅,尸身冲山崖下跌落,夜枭首领察觉到不妙,震翅击碎一道道刀光后掉头而去,其它夜枭发现首领败走,一哄而散,叫声凄厉。

    一刻钟的时间不到,二十余只夜枭已被斩杀大半,浓郁的血腥味四散弥漫。

    李皓早已被惊起,望着山洞外飞舞的刀光,听着夜枭的惨叫,心中震撼。

    这四名男子的武力,若是放在华夏,会是无敌般的存在,在悬崖间行走如飞,能够震出实质化的刀罡,能在黑夜中准确地射出羽箭,根本不是现代华夏人能够做出的事情,这里是异界无疑!

    心头莫名沉重,此刻李皓并没有担忧自己的生死,反而是猛然间想起了父母亲人,父母年岁已大,而自己却跑到了异界来,这可如何是好?

    当日天外飞舟和火焰巨犬的动静如此之大,而自己却在那时消失不见,此刻,父母恐怕已知道了噩耗,说不定会认为自己被天火烧死,还不知道该如何伤心!

    李皓只觉得心中阵阵绞痛,不敢去多想,为了自己的将军梦,选择了远离父母,这付出,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