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天下珍藏 > 第30章 不要在意细节

第30章 不要在意细节

天下珍藏 | 作者:| 更新时间:2018-09-06 15: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啊……”

    一瞬间,杜南星与张楚,同时傻眼。

    杜南星傻眼,只是没有想到,王丰这么狡猾,来一个迂回套路。

    至于张楚,则是震惊。

    铸剑师?

    他打量杜南星,也有几分感叹。

    一时之间,他也些明白,所谓的梦想,以及王丰送陨石的原因。在古代典籍之中,经常有记载,一些铸剑师以陨铁铸剑,然后得到了传世的神兵利器。

    所以历代铸剑师,无不想方设法,实现这个目标。

    想必杜南星,也有类似的志向。

    王丰也清楚对方,有这样的想法,才主动把陨石送上门来。

    “怎么样?”

    这时候,王丰笑问:“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只是求你帮一个小忙,难道你还要拒绝我吗?那也太不讲义气了吧……”

    “……你。”

    杜南星哭笑不得,知道王丰是故意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同样一件事情,改变了说法,感观真的不同。

    一方面是送礼物,一方面是求帮忙。

    杜南星明显意动了,不过也在迟疑:“王丰,你不是对于刀剑之类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的吗?”

    ∪讼揽兔危母鋈诵睦铮挥幸桓鑫湎烂窝剑糠砷茏弑冢豆饨S埃崛咔喾妫探W呓br />
    “这是我多年的憧憬,可惜……被工作拖累了。”

    感慨之余,王丰也振奋道:“幸好风水轮流转,我发达了……也终于有兴趣,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杜南星嘴角抽动,相信……才怪。



    与此同时,杜南星也有几分忐忑:“未必能铸造一把好剑。”

    “你够了吧。”

    王丰大手一挥,骂道:“你堂堂男子汉,别婆婆妈妈的行不行?一句话,你帮不帮?不帮的话,我转头就走,大家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算了。”

    “你……”

    杜南星涨红了脸,不是气愤,而是激动。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好……这事,我接了。不成功,便成仁。”

    “哈哈,早说嘛。”

    王丰笑道:“没做呢,怎么知道成不成功?我相信你,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来来来,把石头搬到你的作坊。我也挺好奇的,想看一下,你究竟怎么铸剑。”



    杜南星顿时苦笑:“我还没有准备好……再说了,你们远来是客,我也要先招待一下啊,好歹吃个午饭……”

    “都下午了,还吃什么午饭。况且我们不饿,路上吃过了,晚上再一块吃。”

    王丰招呼道:“走走,你作坊。”

    在他的坚持下,杜南星只能顺从,带路。

    铸剑的作坊,自然不在房屋中,而是在山上。

    杜南星找了个箩筐,把陨石装上,然后背着箩筐出发,带着两人顺着山坡,一路绕行到山顶。走了将近半小时,才有一片建筑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栋平房,以红砖垒成。

    乍看之下,平房不怎么起眼,十分的普通。但是当杜南星,把平房门锁打开,带着两人进去之后,张楚才发现,里头别有乾坤。

    这哪里是什么平房,分明就是一个工厂。

    当然,平房的面积,肯定没工厂宽阔。但是至少超过一百平方,一件件工具,整齐的摆放其中,炉灶错落分布。

    甚至于在平房的角落中,张楚还看到了,一个以砖泥围砌起来的水池。

    开始的时候,张楚还以为,这池水是死水。但是当他走近,却听见了咕噜咕噜声音。他还纳闷,哪来的动静,然后目光一转,才注意到了,水池竟然在冒泡。

    敢情,这是活水,有泉眼呀。

    张楚惊奇,忍不住走近水池打量,还顺手一撩。一股冰冷的气息,让他打了一个激灵,倒抽了一口凉气。

    “哈哈,中招了吧?”

    王丰笑道:“那池子的水,非常冷的……它有个别称,叫做……寒泉。”

    “寒泉?”

    张楚一怔,也十分认同:“倒也贴切。”

    酷暑天气,烈日似火,平房室内气温却不高,估计就是这寒泉的功劳。

    大热天的,泉水这么冰凉,还真是有几分殊异。张楚忖思,目光又转,然后就看到在附近的墙壁上,悬挂了几把长剑。

    他目光一凝,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些剑……就是杜……先生的杰作吗?”

    “叫我老杜就好。”杜南星把陨石放下,然后走到了墙边,将其中一长剑取下来,然后剑柄朝向张楚,递了过去。

    他笑道:“这些剑是我几年来,陆陆续续打造的,自我感觉还行。请欣赏,多多评点,给一些建议……”

    “他谦虚。”

    王丰在旁边补充道:“他一个月铸一把剑,一年应该有十二把。但是呢,他铸剑成了,觉得不满意,就把剑毁了。”

    “所以几年来,墙壁悬挂的剑,不超过七把。”

    王丰笑道:“就凭这精益求精的态度,放在古代的话,肯定是成名的铸剑师,说不定能与什么欧治子,风胡子齐名。”

    “喂,你别乱捧。”

    杜南星很无奈:“欧治子是铸剑师的祖师爷,谁敢和他比呀?再说了,风胡子是相剑师,不是铸剑师……”

    “搞错了吗?”

    王丰摆手道:“不要在意细节。反正我相信,科技在进步,冶炼技术在提高,今人的技术肯定胜过古人。”

    “难说,难说。”

    杜南星摇头,表情有几分憧憬:“传说中的名剑,每一把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就算现代的工艺再厉害,也无法复制出来。”

    “夸张了吧。”王丰是不信的。

    “一点儿也夸张。”杜南星认真道:“比如说,越王勾践剑,出土五十多年了。这么长时间来,也没听说哪个铸剑师,把它完整复制出来……”

    “不过这其中,也有原因的。”

    杜南星解释道:“古代的名剑铸成,也有一定的偶然性。哪怕是铸剑师本身,也未必能够掌握全部的工艺流程,要靠经验,还有运气。”

    “有时候运气好,能铸出流传千古的名剑。运气差,剑连废铁都不如。”

    杜南星叹道:“这也是为什么,在古代有名剑出世之时,铸剑师要以身为殉的传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