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峨眉祖师 > 第十章 扁担,挑水,过谷

第十章 扁担,挑水,过谷

峨眉祖师 | 作者:油炸咸鱼| 更新时间:2018-09-17 17: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徐丘貉话语出口,其余诸多剑囚弟子都是一副惊惶模样,李辟尘是李元心钦点的接引对子,此时让伍疯子做主,那就是等于把自己推到李辟尘的对立面去。先不说自己等人资质如何,能入哪脉,后者可是直接就是内门弟子,这要是想整自己这些人,那可太容易了。



    于是有人退后,意为与徐丘貉划清界限。他想着这事情本就没有什么大的,云彩虽散,但李辟尘也用驾云之法接住了自己等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算了。



    第一日入门便扯出这些幺蛾子,定然为接引弟子所不喜.......



    各人各怀心思,但仍有几位报复心重的,认为此事定要讨个说法,毕竟曾经都是剑囚谷中人,这里一十七人说白了,上至七十老叟,下至十五少年都有,剑囚谷凶徒的说法可不是空穴来风。



    修道时日只有少年为最好,若是过了二十,那便失了大好年月,日后成就定然不高。故此仙门收新弟子多是十八以下的少年人,除去在外带回的弟子年纪颇大,剩余的能够出现大年岁弟子的,也就只有剑囚谷了。



    伍疯子没有听徐丘貉的话,只是对李辟尘传音:“为何请我恕罪?你何罪之有?我又不是执法弟子!”



    李辟尘不卑不亢,礼数做足:“还未入门,现在仍是剑囚带罪之躯,不当私自揣度门内师兄,此为罪过。”



    话语说的很委婉,何为揣度?那是算计,只是这若是说出来,便折了对方的颜面。



    虽然仙家清修大部分不计较这些花里胡哨的面子,但是大宗门内,下级弟子之间还是秉持着人间的处事作风,有点烟火气息。



    伍疯子嘴角勾起,暗道这小子倒也有些意思,词语拿捏的不错。



    不敢言算计,亦不提想法,合中庸无为之道,不过是下下之道。



    但念在剑囚谷出身,这也是情理之中。伍疯子转头看向徐丘貉,后者原本面色有一丝嘲怒,心中窃喜,但见到李辟尘没头没尾的对伍疯子告罪,心中顿时奇怪起来。



    此时再见伍疯子望向自己,徐丘貉心中突然咯噔一声,想起曾经听过的传闻。仙家有一种传音入密之法,无需动嘴,仅以神念交流。



    徐丘貉想明白了,顿时心中一颤,思索道李辟尘刚刚那一告罪应当乃为对自己等人无理取闹而告,此地是接引第,三千通天石阶,容不得凡人撒野。



    当是那道人对李辟尘用了传音入密之术,恐怕已经是警告了一番。



    那么自己目的已经达到,所谓求得公正也不过是气言,徐丘貉脑袋渐渐冷静,身上有一丝三浊气消弭,顿时打个激灵,反应过来,脸色有些难看。



    “被六欲之火蒙了心智?”



    他想把此事作罢,但未曾想到本该倾向他们的伍疯子却古怪的笑着,而后开口质问:“你可知道这李家小子方才所用的是什么术法?”



    徐丘貉下意识回到:“是驾云之法!”



    “放屁。”



    伍疯子从牙缝里淡淡的吐出两个脏字,骂的徐丘貉怔住:“你这夯货,给我记好了,刚刚那法术是雷法一脉的‘青霄雷云’,须得三骨之上的弟子才能使得,乃是从《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之中习练,是最正宗的玄门仙家法术;戚晋元的剑囚谷劫云与这青霄雷云气息格格不入,沾染一丝三浊之气,只是为了承载你们来接引地而已。”



    “清浊二气都分不清,也算剑囚谷弟子?”



    话头打住,伍疯子冷哼一声,此时徐丘貉却是明白了前者的意思。



    那青霄雷云是正统仙法,与剑囚劫云气息相悖,李辟尘光是使出青霄雷云便已消耗颇大,当时站在剑囚劫云上又怎么可能调动清气?



    此事他早已看透,现在不点破,只是给你留个面子。



    徐丘貉再看周围,那些新老弟子的眼神有所变化,与方才大不相同,倒是看着自己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了。



    该死!



    徐丘貉此时心中大是后悔,六欲之火居然窜上头颅,三浊之气果真不是好相与的,这一下便铸成大错。



    自己太过急于表现,却是落了下乘,想来之前李辟尘不说话,一副云淡风轻模样,正是因为他等着看自己笑话呢!



    伍疯子不再理会他们,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块木篆,在手中捏碎,而后他走到牌坊下,此时连同最初登顶的少年,已经乌泱泱站了不少人。



    这些都是人间慕名而来的弟子,大多数都是太安州的凡人,毕竟一州太广,其余大州想要来人拜山,首先要走过横在北方的咆哮翻滚的流沙泽、西方终年大雪茫茫的乌莽山,过此二地方能踏入太安州界域。



    两道天堑阻隔,不只是凡人难以轻易渡过,修行者更是不敢擅闯。缘由正是因为这二地为外道神灵所掌,与镇岳宫有约,助其镇压太安边界。



    若有强大修士踏过二地,两尊神灵即刻便会苏醒,出手擒拿越界之人。而修为低下的弟子与凡人则可以安然无恙的渡过,前提是能靠自己过了那三万里流沙大泽与四千丈乌莽天山。



    伍疯子将那些凡人弟子带入牌坊后,少年们乌泱泱一片,站在一处,心中激动而又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接引地,即使周围只有山石。



    山下少年们朝气蓬勃,俱都是天生心性,活泼的很,即使有些拘束,但在看见四周巍峨奇诡的山石崖刻后,也被那些所吸引,变得健谈起来。



    相反,剑囚谷一十八人站在山下少年们五步以外,与他们泾渭分明,老少皆有,俱都是一副阴沉模样,即使如徐丘貉愤怒,李辟尘淡然,穆寻雁冷漠,一十八位却是找不出一个在笑的人。



    诸多少年每每与剑囚谷弟子碰上目光,总是会在第一时间避开,那些人的眼中有着些许凶戾,即使是李辟尘这种温和性子,那目光之中也不免带上一丝冷然。



    于是有人便询问这些弟子是什么来头,有些懂得便知会道:“嗤,这些人都是曾经的囚犯,你以为他们是什么?如今不过是得了点机缘,可以有机会拜入仙门,洗去罪籍而已。”



    “原来如此,他们是剑囚谷罪犯?”.



    询问者恍然大悟,再看剑囚谷弟子时,眼中不自然的便带上一丝瞧不起。



    瞧不起不是瞧不起他们的修为,而是瞧不起他们的身份。



    伍疯子回转过来,手中拿着一根扁担,上面挑着两桶满当当的水,没有盖子。他指着身后的山谷,李辟尘抬头,见到上面缓缓浮现出两个黑色大字“钟灵”。



    何解?只听得伍疯子道:“新入弟子,你们有的人也许认得我,也许不认得我,我唤作伍疯子,没有名,只管如此称呼便是。”



    “这后面乃是钟灵谷,我这两桶水,重有百斤。你们挑着这个蝶去,却突然愣住,原来不知何时,本该只有一副的扁担与水桶,不知何时出现了百副。



    再一定睛,剑囚谷这边也多出了一十八副扁担。



    “好厉害的仙家法术,是障眼法,还是以少生多?”



    穆寻雁诧异,于此同时,那些翩翩少年中,已经有一名身材高大者提起扁担,他把这玩意朝肩上一扛,那两桶水是晃也不晃。他见状嘿笑一声,傲然道:“仙门考核也不过如此,我在凡间,族里教头每日让我做的功课便有挑水渡江这一项,不过是几里路程,算的上什么?”



    他自顾自的踏入钟灵谷,豪言壮语的回应还未消散,下一刻谷内就传来凄厉的惨叫,而后随着一阵水桶打翻的声音,那高大少年突然没了声息。



    这一下可把诸人给惊住了,伍疯子不在,于是有人上前,靠着谷口朝里张望,只是一瞬,他的脸色瞬间化作煞白之色,血色全褪。



    那孩子口舌结巴,只是指着谷口,颤抖着道:“索......索......”



    他这话说的古怪,于是又有人上前,这一次后者的脸色比前者也好不到哪里去,瞬间怒叱道:“这......这怎么可能过去?!”



    “过不去就下山,回家种田!”



    伍疯子的大笑声从天上传来,回荡在山谷前:“何为钟灵?山岳秀气所谓钟灵!这钟灵谷中只有一根铁索,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只有三百六十五米,不过是其中有罡风穿插,灵鸟游荡罢了。正巧这短短三百米可以看尽这钟灵谷内秀丽景色,你们说美不美哉?”



    他大笑着闭口,似有讥讽之意,而谷口前诸多弟子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挑着百斤的水桶不算什么,但如果只有一根铁索呢?再加上罡风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