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十章败家子

第十章败家子

变身之女侠时代 | 作者:龙之宫| 更新时间:2018-09-17 17:2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如何赚钱,石青珊睡不着觉,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现在这么迫切地想要金钱。

    本来以为穿越成大户人家的媳妇,至少可以衣食无忧,却没想到还要为钱发愁。而且还不是几个小钱,而是要挽救家族的大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家这本特别难。

    不能赚钱不能练武,这憋屈的穿越还有什么意思?

    自从知道陵府现状困苦至此,石青珊连饭都吃不香了,练武也走神了。大米非常担心石青珊,可是她也帮不上忙,只能嘱咐厨房做些石青珊以前喜欢吃的东西。

    然而那些食物太素了,石青珊现在喜欢吃肉啊。但为了不让大米担心,她还是要吃。就在吃饭的时候,王安突然在门外通报:“禀报少夫人,张老爷来了。”

    张老爷?

    石青珊让大米问问哪个张老爷。

    大米回来告诉石青珊,原来是她的舅公来了。昨天才知道有一个喜欢贪污的舅公,没想到今天他就来了。

    想到昨天找出舅公的红包,打开后却只得到了一文钱,这位舅公在石青珊眼中已经贴上了死要钱吝啬的标签。

    不过怎么也是婆婆的弟弟,该见的还要见。

    石青珊一见,果然是一个瘦干瘦干的男子,感觉是耗子成精似的。

    “哎哟,这不是新媳妇么?果然是子风良配,当真标致。”一上来就是夸奖。

    无事献殷勤,石青珊心中有了戒备:“见过舅公。”

    “哈哈,不客气不客气,大家一家人。”“快坐,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看着热情的中年男子,石青珊可是昨天晚上才知道他的名字。

    张家明,在一文钱的红包里就有他的名字,送一文钱还敢留名,不要脸的程度恐怕已经是史无前例了。

    “外甥媳妇,不知我姐姐走的时候有没有把库房钥匙交给你?”张家明是什么人?对家里人要钱从来不拐弯抹角。

    库房的钥匙确实在石青珊手里,不过这种重要的东西石青珊可不会交给眼前这个男人。

    发现石青珊眼中的戒备,张家明却依旧笑嘻嘻似乎自己说的事情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家姐在子风结婚之前就答应我可以从库房里取两件东西,可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也就没好意思立刻就来取,不过现在我遇到了一些情况,所以就来找你了。”还不好意思?外甥才死了一个月不到,姐夫也卧病不起,不见他来探望,今天却不要脸地讨要东西,石青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明是一家子,却不知道为什么姐弟差别这么大?

    一个是大家闺秀,一个却是纨绔子弟。

    昨天管家也说过,原本张家也是富裕的人家,和陵府门当户对。可是自从婆婆父母去世,家产传到败家子张家明手里之后,张家的万贯家财在几年之间就被挥霍一空,之后若不是姐姐一直照顾弟弟,让张家明在扶危镖局谋生活,恐怕张家明早饿死街头了。

    只是掌柜的工资满足不了过惯奢侈生活的张家明,于是张家明每次都挪用镖局的钱装点自己的私生活。酒色掏空了他的身体,让他现在看起来形容枯槁。

    “外甥媳妇,你不信的话,可以请老何作证,看我是不是说谎。我家姐真的答应过我去库房挑两样东西送拿走,我真不骗你。”张家明强调自己没有说谎。

    肯定要确定的,石青珊可不敢随便让人进库房拿东西,虽然她也不知道库房里有什么。

    找来正在忙碌的何伯,管家一看张家明后脸色立刻就拉下来了,没人喜欢败家子,特别还是败自己家的败家子。

    事情是真的,不过张婉君可不是轻易答应的。那一次张家明没钱了找到姐姐又哭又闹就差上吊,还威胁如果不答应就不参加婚礼,说要让外甥没有舅舅,张婉君是实在没有办法才答应的,但说了只准拿价值在两百两以下的东西,而且只准拿两样。

    石青珊忍不住问管家:为什么不直接给四百两银子?

    如果当初给了钱,现在也不用她去给张家明开门了。

    管家苦笑,“四百两都不够这位爷一夜花销的,所以夫人才给物件,至少物件还需要转手不至于眨眼就花掉,多留几天就少花钱。而且这位张老爷口才不错,四百两的东西他至少能换六百两,也算是变相为家里省钱了。”

    石青珊心说这可是极品亲戚啊,一把年纪一点事情都不懂,实在是令人厌恶。

    现在陵府什么情况难道对方就一点也不知道?要是陵府倒了,婆婆也没有好结果,没有姐姐照应,张家明恐怕就要和富家公子的生活说再见了。

    张家明就是一个标准的败家子,只喜欢花天酒地,从来没想过结婚生子这种传统的事情,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意生活,不顾明日落魄街头。这样的日子张家明从十几岁开始一直过了二十多年,还没有过够。

    “确定了么?”见石青珊回来,张家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确定了,舅公跟我来吧。”石青珊说道。

    两人来到库房,这里是护院最多的地方,也是王安父亲王伯守了三十年的重地。

    一个只有拳头大小通风口的密封房间,一共两层铁门,第一扇铁栅栏门的钥匙就是王伯保管的,一扇铁门的钥匙就是主人保管的。

    开门之后,王伯点燃火种,照亮了库房。

    第一次进库房,才发现陵家虽然没钱了,但却还藏着不少好东西。

    “少夫人,库房一共有‘药材架’‘玉石架’‘金器架’‘绸缎架’‘古董架’五个部分,架子上越高的地方存放的物件价值越高,若是取两百两以下的物件,都在下面两层。”王伯对初来乍到的石青珊解释到。

    一排排五层架子,大概都是两米长的,一共三排六列十八个,摆的东西大概有一百多件。最多的是药材架,至少占了一半,估计是因为陵正豪本身就通晓医理的缘故。

    最少的就是古董架子,就一个,上面有各种不相干的东西,瓷器书籍甚至还有乐器。东西虽然少,但价值却都很高,都摆在第四层第五层,也就是说这些古董价值至少数千两,最高可能数万两。

    张家明眼神滴溜溜乱转,根本没看底下的便宜东西,而是一件件打量那些价值高的东西。而他最感兴趣的就是古董了,显然他也知道古董是有价无市,需要的就是忽悠的能力,而他最自信的就是忽悠能力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