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的迟到天后 > 第69章 时代在召唤

第69章 时代在召唤

我的迟到天后 | 作者:不再年轻了| 更新时间:2018-09-17 17:5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吗。”我低头苦笑道。

        “有的哦,要我说,你管她干嘛,愿意挨揍就挨揍去呗,等着她天天因为陈辉被人揍,她就得后悔跟他在一起了。”迟小娅说。

        “那不行,我实在没办法看别人欺负她。”

        “还是忘不了她么?”

        “嗯。”我点点头:“有些人,不能忘,有些人,不会忘,试着将她们藏进自己心里最深处,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她。”

        “呵呵,痴情的男人,要不我给你介绍我几个姐妹得了,各个长得都挺好看,不比秦子晴差,你信我,要是有了新欢,就能忘记旧爱。”

        我矜持一笑:“跟你比咋样?”

        迟小娅扫了眼自己的身形,得意的说:“那肯定照我差点被。”

        “那算了吧。”

        迟小娅停住脚步,将手掐在我的耳朵上,狠狠的说:“张耀阳!你tm什么意思,我不美吗?”

        “美美美。”迫于她的淫威我能说啥。

        “那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额……啥意思捏,我必须要撒一个天衣无缝的谎才行。

        “我是说,见过你的美貌之后,眼里很难在容下别人了。”老天爷啊,主啊,我滴神啊,原谅阳仔昧着良心说话了,下雨打雷别劈我,都是被逼的。

        迟小娅被我夸的有点飘,轻抚秀发,难得挺小女人的问道:“那我跟你家那位秦什么晴一比,谁好看?”

        “秦子晴。”

        “这不重要!!不用老特么跟我强调。”

        “肯定你好看啊。”这问题不用问,是个人当她的面都得这么回答。

        “真心的?”

        “嗯呢。”

        “那行,我做你男朋友咋样。”迟小娅欠欠的勾了勾我的下巴,调戏道。

        我将眼睛向下瞄了一眼,撇撇嘴:“不行,太平。”

        她挺了挺身子:“这回呐?”

        我龇牙说:“还是看不出来,要不你脱了,我瞅瞅。”

        “呵呵,就怕我脱了,你也不敢瞅。”

        我俩扯着犊子,说说笑笑就回到学校了,我看门卫在那瞅我,就跟她说:“你把手从我肩膀上拿下去,OK?被老师看见该以为咱俩早恋了。”

        “脚歪不怕鞋正,我一个姑娘都不怕,你怕啥。”

        “哦,现在知道自己是姑娘了。”

        “滚,跟你说话真没劲,那啥,今天帮你干仗了,怎么报答我啊?”

        “帮我干仗?你少臭不要脸了。”这丫头是想讹我啊。

        “废话,我跟那人无冤无仇的。”迟小娅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弄得我差点就信了。

        于是乎,阳哥眯着眼睛看着她,她一脸坦然的看着我。

        “你为啥帮我啊?”

        “咱们是哥们啊,你不说陈辉抢你女朋友么,我就找理由帮你出气呗,刚才我都在那看半天了。”

        我真想说一句,迟小娅,你真tm够意思!

        “那你说我怎么报答你,除了对你以身相许。”

        “真尼玛不要脸,谁稀罕你似的,打架打架不行,追小姑娘追小姑娘不行,帮我给昨晚的作业做了,第三节课上课之前给我。”迟小娅大大咧咧将她的书包递给我,我们的作业都是一个老师留的,这事对我来说倒也不困难。

        回到班的时候,见陈辉正在用手洗脸,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秦子晴就在旁边给他倒水。

        臭屁闻见我回来,握着拳头就要来找我,让陈辉一把拉住了。

        我扫了他们一眼,也没理他们,直径走回座位那,拿出迟小娅的书本就帮她写作业,说真的,迟小娅这写字水平就跟她的性格一样烂,张牙舞爪,破马张飞,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的书挺新的,但是里面却是另外一个世界,书里面的图案都让她给画画了,有一个画面我到现在还记得,就是一篇课文,里面配着一条小河,硬是让迟小娅在上面画了一个葫芦娃指着女蛇精的动画,还有一句对白,逮,妖精,放开我爷爷,当时就给我逗笑了。

        李冰悄悄跟我说:“阳仔,你跟三班的联合初二的给陈辉他们打了袄?”

        “嗯呢,咋的了。”这种事我还是挺愿意承认的,有面子。

        “那你完了,现在整个初一的都说要干你呢,说你是叛徒呢。”

        “说说呗,能咋的,大不了我联合三班的人一起干他们呗。”

        “问题是他们不找三班的麻烦,就找你。”

        卧槽?这是要挑软柿子捏啊。

        “找找呗,我还能怕他们不成。”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很不托底,万一初一六个班都来干我,可tm够我受得了,首先初二项顶不带管我的,其次三班有可能想要置身事外,最后王卓应该也不能干我。等于说,也就是四个班要踢我,那tm也受不了啊,不行,一会儿给迟小娅送作业的时候,得跟她说说这事,三班大姐大不是浪得虚名,做为她的小媳妇,岂能任由人欺负?

        呸呸呸!我在特么说什么,我不是她的小媳妇,绝对不是。

        我将书本摞的老高,确认老师看不见我以后,便忙着给她写作业,因为我俩的笔迹都属于那种差不多的烂,老师估计也分析不出来,最最最重要的是,老师只要看见迟小娅交作业了,也就不会为难她。

        迟小娅交一回作业,就跟国足能踢进世界杯一样,实属难得。

        挨到了第二节下课,我们照例做眼保健操,门口来了一个值周生负责检查我们班级的,我一看,嚯,是迟小娅,她对我挑了挑眉毛,冲我嘿嘿一乐。

        我对她竖起一个中指,气的她差点没进来干我。

        临走之前,告诉我们班:“你们班今天绝对扣分了!”

        就因为我故意气她的行为,让我们班这周流动红旗没有了,灭绝老尼要知道是因为我,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如果真的来找我麻烦,我就举报迟小娅滥用私权,妥妥的。

        眼保健操之后是全校的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等我们一顿划楞完以后,我准备将作业拿给迟小娅的时候,被一帮人给围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