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珍宝 > 第七十章 桅杆下的身影

第七十章 桅杆下的身影

珍宝 | 作者:小腰花| 更新时间:2018-09-17 17: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老混蛋,给我找了这么个不靠谱的家伙就走了。”看着老首相消失的地方,星痕恨得牙痒痒。
    “咦,你说他们怎么走的这么快?”安伦凑到星痕身边,那一脸茫然的样子让星痕看到后,星痕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对于这个家伙的跟随,他对此次钟楼之行深感忧虑。

    星痕:“......”
    安伦:“你怎么眼睛都红了。”
        星痕:“没什么,走吧,童工。”
        安伦:“呸,你说谁是童工!”
        “喂,你别走这么快!你给我站住!”
        “一看你就是小瞧了哥,实话告诉你,哥就是太随和,好说话,哥要凶起来,自己都害怕!”
        “喂,你别走啊,你是不是不相信哥说的话,你要不相信哥就给你露两手,你给我等着,我去变身!”
        “混蛋,你看不看我变身啊,你是不是怕哥变身后欺负你,小子,看来你还不是太蠢,那这次就放过你了,你等等哥,咱们要不要准备点工具啊。”
        安伦就像一只烦人的小麻雀,在后面叽叽喳喳。而星痕,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头已经涨成了原来的两个大,他现在只想快点甩掉这个絮絮叨叨的家伙。
        “喂~别走了,累死哥了!”
        看着星痕逐渐远去的背影,追在后面呼哧带喘的安伦终于着急了,他那肥胖的身体,想要追上星痕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眼见星痕就要离开,安伦突然想到了老首相布兰兹给予自己那份星痕的资料,顿时精明的小眼睛一亮,掏出一张五百金币面值的金票往前一扔,大叫道:“喂,谁钱掉了!”
        安伦的声音未落,就感觉一阵狂风扑面而来,原本已经落下自己百余米的星痕,下一刻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那张金票更是还未落地就被他接住了。
        这一次,捡完钱的星痕没有再打算甩掉安伦,反而很亲密的跟在了安伦身边,一脸媚笑的道:“安伦小哥,你有什么行李么?我帮你背着吧。你冷不冷,来,我帮你挡着风。”
        星痕这一强烈的反差变化,就连一向变脸惯了的安伦,都是一脸愕然,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片刻,安伦才组织好语言,看着星痕说道:“现在你相信我很厉害了?”
    “那必须的,神工匠怎么可能不厉害。”星痕拼命点头。
    安伦听后,立刻眉开眼笑,又逃出一张五百面值的金票,往天上一扔,同时说道:“那哥就给你说说哥的故事,那时哥还没成为神工匠,但也差不多了。当时我感觉我已经到了瓶颈了,只要完成手中的魔能装甲,就能突破迈入神工匠行列。所以当时我一人,毅然决然的冒着生命危险,独自去了号称人间炼狱的图尔火山,图尔火山你知道吗?号称人类禁地,当时劝我的人已经可以绕普隆德拉城一圈了...”
    就这样,安伦在吹嘘着自己的光荣历史,而星痕这一次不单不嫌烦,还随时附和着安伦的英勇,二人也算是相谈甚欢了......
    星痕和安伦为了节省时间,选择了去普隆德拉城南的传送阵来离开。这可不是当初伊日所施展的那种小型的传送阵,而是经过数名牧师以及工匠炼金师等合力完成的大型传送阵,通过它便可直接到达卢恩王国任意一个同样设置了传送阵的城市。
    不过,传送阵虽然是面向群众开放的,但使用传送阵的花费却是很大的,传送一次,每人就需要花费两千金币,就连一些富商,也不舍得轻易使用。导致使用者的大多是国家一些需要去执行要务的朝臣。
    如果要是星痕自己,他肯定不会选择用传送阵,但有了安伦就不一样了。安伦可是神工匠,而一名神工匠在星痕眼中意味的并不是技艺的巅峰,而是有钱啊!
        没错,就是有钱!一名神工匠,只要愿意,随便接手一些魔能工程,就可以赚得无数金币,这也是为什么星痕之前突然对安伦态度大变的原因,不光是因为那五百金币,更多的是因为他想起来,这可是个活生生的财神爷,只要随便漏出一点,都让星痕激动不已。
        就当星痕和安伦快要赶到传送阵的时候,星痕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目光停在了传送阵旁一根桅杆下的身影上。
        那是一个女子,身高接近一米七,和星痕一样,有着一头火红的长发。长发柔顺的披在背后,女子面容清秀,皮肤莹润,虽没倾城容颜,但五官的搭配却显得相得益彰,秀美温婉。特别是那头火红的长发并未破坏女子温婉的气质,反而如璧中炉火般暖人心脾。
        女子站在桅杆下一处能稍微避风的放,不时向着传送阵的方向张望着,看样子是在等着谁。只不过今天的风雪确实不小,女子的衣服还是单薄了些,在那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寒风下,身体不时的颤抖一下。
        “是她...”星痕看到这个女子后,原本对安伦谄笑的面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苦涩。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是星痕仍然忘不了那张面孔,那是她的初恋,也是她这一生第一次喜欢上的女人,麝摄。
    “哥跟你再说说当初哥刚达到神工匠级别的时候,独自从四十大盗那里抢走高级魔能矿的事情,那是五年,不六年前的事,也是这么一个冬季...”吹嘘的仍意犹未尽的安伦,此时也发现了星痕的变化,当即凑了上去,顺着星痕的目光像桅杆处看去。
    这一看,安伦顿时眼睛一亮,再看向星痕时,则一脸坏笑的道:“呦,美女呀,小星星,你眼光不错嘛,是不是想搭讪。嘿嘿,哥实话告诉你,哥最厉害的不是工匠技艺,而是把妹,要不要哥教你几招,虽然你保养的不如哥好,但也算五官端正,应该还是能发挥出哥百分之五左右的魅力,对付这种小姑娘已经绰绰有余了。”
        星痕没有理会安伦,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听到安伦的话,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个女子身上。
        麝摄好像感受到了这边的两道目光,转头看来,正好看到了不远处的星痕和安伦。当麝摄与星痕目光接触后,她突然一怔,眼中露出了一抹追忆也并存着一些复杂,但很快就被她掩饰起来,只见她嫣然一笑,向着星痕点头示意了下。
    这一刻,星痕心中很乱,并且隐隐有着刺痛,但他还是很好的伪装了自己,挤出了一丝微笑,同样点了下头。深吸了口气,星痕打算拉着安伦离开,可谁料这个三十一岁的小胖子,竟然伸手一把抓住自己,就往哪个麝摄身前拽。
    如果是平时,以安伦的力量根本不能让星痕移动半步,但此时的星痕却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量,的任由他拉到了那女子面前。
        “姐姐,大冷天的,你在这里干嘛。”
        安伦一开口,星痕险些一口血喷出来,这家伙原本还跟自己面前称哥呢,这一转眼的功夫,竟然跑过去叫人家姐姐!并且这姐姐叫的这么自然,这么顺口,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这家伙不是三十一岁了么?他就没有点羞耻心么!别看星痕平时脸皮也听后的,但现在却觉得脸上热乎乎的优点发烧,伸手抓着安伦的胳膊,就想给他拉走。
        麝摄闻言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安伦在她看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便巧笑嫣然的向着安伦说道:“我在等人。”说完,她抬起头,温婉的目光看向星痕。
        麝摄的笑容很美,可是星痕的心却在这笑容下抽痛着,他不愿意在继续待在这里,拉着安伦的手更用力了,想要把他拖走。
        这时,麝摄那悦耳的声音传来:“好久不见,你最近过的还好么?”
        星痕心中再次一痛,很多已经被他埋藏的回忆涌现,他压下心中所想,带着苦涩的笑容,说道:“挺好的,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管安伦愿不愿意,拖着安伦就要离开。
        安伦一边挣扎,一边对着麝摄说道:“姐姐在等人啊...这么冷,肯定是在等男朋友喽?”
        当听到安伦的话是,星痕拖着安伦的力道明显小了一些,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在潜意识中,他想要知道对方的答案。
        麝摄闻言,沉默了下来,好像是在犹豫,直到过了半晌,才像是下定了决心,螓首微点道:“我在等我的未婚夫,他快回来了。”
    当听到未婚夫三个字时,星痕身体一颤,虽然仍旧保持着笑容,但谁都能看出来,那是他在死撑着去维持。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