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带着手机到异世 > 第二十章 风波

第二十章 风波

带着手机到异世 | 作者:东经116度| 更新时间:2018-09-17 17: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曹德坐在太师椅上,指尖敲着扶手,神色淡漠,似是在思索。
    夜枭捂着腹部流血的伤口,披散的头发掩住苍白的面容。他心里有些庆幸,捅了自己一刀,却让曹德暂时失去对自己下手的欲望。
    “只能等哪边过来处理了。”
    沉吟片刻,曹德幽幽开口。
    “大人,我……”
    “砰!”
    夜枭刚想开口,就被恐怖力量震得跌落在地。他“哇”声咳出大口的鲜血。
    “看在多年情份,不杀你。”
    “谢……大人!”
    夜枭艰难开口,声音有些发颤。
    刘府经过监察司搜查后,恢复了平静。而刘洋却如往常般,继续在庭院里修炼。对他来说,现在最急缺的就是时间,缺乏让自己成长的时间。
    经过今天的事情,监察司短时间内不敢再次招惹刘府,但两方却结下了梁子,一旦自己任何的马脚被抓到,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尽管刘洋不想这样,但碍于自己的性命却不得不帮助猫妖一把。
    先前,一个跋扈的城主就让刘府感受到莫大的压力,今天又得罪了监察司,他心里越发感受到一股难以言明的紧迫感。
    “少爷。”
    闻言,刘洋停下修炼。却见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而来,他模样有些狼狈,脸上带着丝丝血迹,而手臂上更插着一把尖锐的小刀,冒着血液。
    “邓铭?”
    刘洋神色微沉,不待周围黑甲侍卫反应,上前两步扶住前者有些瘫软的身体。
    “少爷,事情办砸了。”
    邓铭垂头,语气颇有些自责。
    “身体如何?”
    他没有多问,却担心前者的身体。
    “少爷我还好,可酒楼的事情办砸了……”
    见刘洋非但没有责备,更加关心自己的伤势,邓铭心里十分不好受,颤着声音跪下来。明明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他反而没有办好还成了这般狼狈模样,委屈和羞愧都呈于脸上。
    “传医师。”
    刘洋抬头,目中有精芒闪烁。
    两个时辰后,刘洋站在房内,脸色有些恼怒。而包扎好伤口的邓铭却坚持跪在地上,任凭他如何呼唤,却怎么也不肯起来。
    “赵九还没回来吗?”
    刘洋出声,眼神落到门口的黑甲侍卫上。
    “领袖早上出门未回,像是少爷前些时候交代矿石的事情有进展。”
    闻言,刘洋恍然大悟,看来程毅那边有消息了,不然也不会惊动赵九。毕竟钛矿事关重大,先前刘洋有吩咐如有进展需要他亲自出面比较稳妥。
    “邓铭,带我去酒楼。”
    刘洋起身,他从邓铭口中已经知道一切,虽然赵九不在却不得不亲自出府一趟。否则,开酒楼的计划就直接泡汤了。
    “少爷不可,他们是凌云商盟的人,不能轻易招惹。”
    邓铭急忙劝阻,他是黑甲侍卫出身修为不俗,却还是被对方教训成这样。如果刘洋受了什么损伤,赵九非得严惩他。
    “带些人,跟我走一趟。”
    刘洋已经打定主意,就连监察司的人都被他消了威风,难道还怕区区一个商盟?而且,让他最为不舒服是邓铭身上的伤,肋骨都断了数根,对方出手没有丝毫分寸,自己作为名义上的主子怎么能轻易退缩。
    眼见刘洋不为所动,邓铭有些焦急,只能暗暗向旁边黑甲侍卫打眼色,示意他多带几个身手不错的兄弟保护好少爷。
    落雨街在南城区,这里人流量比不上主街道,但胜在环境优雅,平时会吸引了不少文人雅客。之所以叫落雨街也因为这里有一株花树,花开时温润如雨,飘零漫天。
    今天,是刘洋第二次到这里,准确来讲是他第一次踏进这落雨街。上次,仅仅站在街外督了一眼。
    “这就是落雨树。”
    刘洋忍不住惊叹,隔着很远就瞧见,一株高达二十丈的树木高耸如天,白色树干在阳光下徐徐生辉,摇曳的枝丫像龙蛇般舞动,花苞待放三五成簇挂满树枝,风一动数不尽的叶子如铃铛,清脆作响。
    ”这株树再过月余就能开花。“
    见自家少爷驻足,邓铭将自己的听闻说出来。
    “倒是好时候。”
    刘洋嘴角带笑,再过一个月就是八月,到时秋高气爽到这里赏景的人不在少数。他之所以露出笑容,是因为自己无意中选的地址竟然没有想象中偏静,如果计划能实现,指不定能搞出一番动静。
    “走吧。”
    片刻后,刘洋收敛了笑容。
    “呦,这不是张婶吗?”
    “恭喜啊!”
    “听说你的酒楼卖出了好价钱!”
    沿途的老街坊热络打招呼,张婶将下巴抬得老高,走路的样子都阔气三分。她脸色虽然竭力保持平静,其实心里早乐开了花。以往,这些老邻居都嫌她不好相处,现在各个恨不得挤巴结,钱还真是好东西!
    这条街就数她家刚建的酒楼最大,原本还愁着卖不出去,想不到今天却卖出了一个好价钱。她哼着小曲,向着十六号楼走去。
    门外,打扫的小厮见张婶回来,放下扫帚小跑过来。
    “干嘛,干嘛?瞧你这一身泥土!”
    张婶捏着鼻子,避开对方身上的尘埃。这小子做事总这样没分寸,要不是远方亲戚介绍的人,早就被她辞了去。
    “张姨,来人了。”
    “来人就来呗,慌张个什么劲。”
    张婶甩甩手帕,肥腰一扭,向着酒楼里面走去。扫地小厮见她这模样,神脸上浮过一抹焦虑的神色。他想了想,咬咬牙跟了进去。
    “嗯?”
    张婶进门,瞧见厅内多了五六个陌生的面孔,心里有些打鼓。突然,她认出其中带伤的邓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扭着大肥腰,骂骂咧咧走来。
    “你这人早上差点坏我好事,怎么还敢来……”
    “你就不怕凌云商盟的人把你给打死!”
    “快给老娘滚!”
    边说着,张婶就要去推搡邓铭。
    “放肆。”
    张婶惊呼,肥硕的身形踉跄倒退。
    “你这个混球,居然带人欺负老娘!”
    张婶尖叫,有个高大的人影挡在邓铭面前。
    “张婶,这是你给我的地契。”
    邓铭蹙着眉头,将一张地契拿出来,惹得张婶恼怒起来。她叫骂道:”你诓我,人家凌云商盟出一万八银子买这酒楼,他们价高我就卖他们。“
    “张婶,做买卖也要讲究先来后到。你先收我一万五千银子把地契交给我,却临时反悔把酒楼卖给凌云商盟,还讲理吗!”
    说道最后,邓铭声色俱厉。
    “老娘的房子想卖就卖,我就反悔就不讲理,你能拿我怎么办!”
    “凌云商盟的人就来了,你早点交出地契,不然待会更惨。”
    邓铭虽然占着理,但张婶却没半点悔意,撒泼同时还威胁起来。
    “拿你怎么办?”
    张婶话音刚落,一个刺耳的笑声就响起。
    刘洋抬起头,露出一双冷漠的眼睛。他已经知晓前因后果,这妇人原本就将酒楼卖与邓铭,银子和地契都交换好,没成想因为凌云商盟愿意多出三千两让她突然·反悔,才让邓铭和凌云商盟的人起了冲突,被伤成这样。
    “来人,给我卸掉她一只手臂。”
    在科技世界,有严格的法律管束买卖公平性,而刘洋最为厌恶不讲信誉的人,特别眼前妇人的嘴脸让他反感到极点。原本打算平和的解决事情的决定也被取消,不出出这口恶气也憋着难受。
    “少爷!”
    邓铭有些担心,怕事情闹大。见刘洋无动于衷,他也不敢多做阻止。对眼前的无知妇人,他心里更是十分痛恨。
    “你们还想打我?”
    “来人啊,杀人了!”
    “救命啊!”
    张婶以为对方就是吓唬自己,大声惨嚎起来,试图引来过往行人瞩目。
    “无可救药。”
    刘洋轻哼,两个黑甲侍卫点头,他们将后者制服。“咔嚓”一声,张婶露出杀猪般的尖叫,脸色先是一红,接着变得比白纸还要惨白。
    她嘴唇颤抖着,左手骨头被折断,深入骨髓的痛苦简直难以忍受。
    “我让凌云商盟的人杀了你们!”
    “有本事你们别走!”
    “给我等着。”
    她艰难的在扫地小厮的搀扶下起身,晃着身躯向外走去。
    “少爷,由她吗?”
    有黑甲侍卫想出手,却见刘洋摇头阻止。
    “我倒要见识这个凌云商盟有什么能耐,敢伤我的人!”
    听见刘洋语气里的冷意,邓铭心里却有暖流涌过。旁边数位黑甲侍卫也面露异色,他们越来越看不懂自家少爷,但这般护犊的性格却让他们打从心里生起敬意。
    出了大门,张婶大声痛呼,哪里还有刚才临出门时的狠劲。搀扶的小厮有些出神,差一点将她摔了出去。
    “你这个混账!”
    张婶右手甩了他一个巴掌,让他回过神扶稳前者。
    “快,带我去找他们。”
    见街上有不少熟悉老街坊的面孔,张婶咬着牙齿尽量让自己行动无恙,不然被人瞧出来,这面子失得可大了。因为这样,她垂着的左手越发疼痛,心里就越发痛恨酒楼里刘洋和邓铭一伙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