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少年安 > 第一卷 木芙蓉 第二十章 整装待发

第一卷 木芙蓉 第二十章 整装待发

少年安 | 作者:我的黑眼圈| 更新时间:2018-08-04 11:1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
    十年前,武当山,金顶峰,断崖边。
    黑衣人笑了笑道:真人无需多言,在下自有在下的打算,至于在下以后成功与否,那再另当别论,可...说到这里,黑衣人瞬间脸色阴沉了下来,缓缓道:可现在真人你打算怎么做?
    老人淡淡道:恕贫道爱莫能助。
    黑衣人眼中寒光一闪,笑了笑道:那真人就恕在下得罪了。接着就和青衣人影飞身跃起左右夹击而来,真气激荡,气势沉凝,显然两人不再留手,都使出了全身功力。
    老人回头看了看靠在断崖边的安,长叹一声,似乎下了某个决定,而后老人猛咬舌尖,瞬间真气暴涨,随即长袖一挥,卷起满天红叶,接着双臂一振,分别击向二人,轰的一声,只见漫天红叶粉碎,宛如一场血雨,中间夹杂着一条条血丝,场面凄美艳丽。黑衣人和青衣人影倒退十步有余,两人俱都吐出一口鲜血,而老人也口吐黑血,向后飘去,这时老人离那断崖只有七步距离。
    黑衣人眉头一皱,惊道:不好,快拦下他!说着化为一团黑影,向老人冲去。
    青衣人影似也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足尖一点,也如离弦之箭,极速而来。
    这时老人离崖边只有三步距离,而安也正躺在那里。
    老人在空中对着极速而来的两人笑了笑道: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三世因果,循环不失,还望二位切记。说完长袖一挥,转过身来,一把抄起地上的安,从断崖边飞落而下。
    黑衣人和青衣人影在崖边顿足,看着云雾密布,深不见底的断崖,黑衣人怒道:该死,万没想到这老家伙竟自寻死路。这断崖高愈百丈,定无生还希望。
    青衣人影默然看着断崖,眼神空洞,面无表情,这时空中好似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青衣人影默然半响,转身大步离去。
    断崖边寒风呼啸,安不知不觉已呆立良久。
    安闭上眼,甩了甩头,转过身来,身形闪烁,回到屋内。
    刚坐下不久,路人遥便推门而入,对着安笑道:义弟, 你休息可好?
    安笑了笑道:武当刚已派弟子前来通传,于大殿集合,将此次大会未完之事再与各门各派商量。
    路人遥皱了皱眉道:那我去叫上赤家三兄弟,我们一起过去。
    酉时时分,紫霄大殿内,已重新燃起一排排长明灯。照着形态各异的众人。
    待众人落座,青木道长起身向众人行了一礼,接着道:下面还请任庄主将未完之事说与各位同道。
    任玉瑕来到殿中,略一抱拳,道:我问天兄弟的身世和剑前辈的宝库之谜,已向各位说明,接下来,就是和大家说一下,此次大会的主要目的。
    众人一听,瞬间来了精神,纷纷坐起,屏息凝神,竖起耳朵。
    任玉瑕叹道:承蒙我问天兄弟信任,他的身世和剑前辈宝库一事,十年前便告于在下知晓。在下心中震惊不已,满是对剑前辈的敬仰之情。但宝库一事,在下却并无一丝凯觎之心。
    任玉瑕顿了顿道:所以这十年来在下一直保守秘密,从未与外人道起。
    众人一听纷纷附和道:任庄主大仁大义,光明磊落,实乃英雄豪杰。
    又有人道:楚大侠和任庄主兄弟之情,感天动地,在下钦佩不已。人生在世能得楚大侠和任庄主这样的兄弟也算没有白活。
    任玉瑕拱了拱手沉声道:自上次关外之战后,宋金两国休战已久,可近日在下得到消息,金军正往关外集结,在下也不知金军意欲攻打我大宋,还是为了剑前辈的宝库。
    青木道长接道:无论金军什么目的,我们身为大宋子民武林侠义之士,也不能坐视不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金军得到剑前辈宝库里的兵法秘籍,后果不用贫道多言,各位也该知道有多么严重。
    众人听闻俱深吸一口气,皱眉沉思起来。
    阿弥陀佛,少林澄空大师一声佛号在众人心头响起。众人一怔,方为澄空大师深厚的内力所惊。
    任玉瑕拱手道:澄空大师请讲。
    澄空大师手持念珠,缓缓道:一经战争,天下百姓又要饱受生灵涂炭之苦,老衲一想到那些无辜的百姓又要遭受战火屠戮,实在于心不忍。
    任玉瑕接道:澄空大师慈悲为怀,宅心仁厚。实为天下苍生之福。
    澄空大师摇了摇头道:任庄主,青木道长,若有用的到老衲的地方,吩咐一声即可。
    任玉瑕和青木道长连忙回礼道:大师言重了。
    任玉瑕转身看向大殿众人道:在下和青木青叶两位道长商量再三,对此事绝不能坐视不管,方邀请各位武林同道一起商议对策。
    众人俱是义愤填膺,慷慨陈词,有几位热血汉子已欲拔出兵器,大声怒道:杀光金狗,收复河山,以报岳将军和剑前辈在天之灵。
    安坐在一旁大翻白眼,嘴上却大声附和道:杀光金狗,杀光金狗...
    路人遥和赤家三兄弟看着安一脸热血为国的样子,心中也跟着激动不已。
    这时任玉瑕伸出双手,虚空按了按,待大殿安静下来,斟酌道:在下有个想法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一齐看着他,等着他说出解决办法。
    突然一直未开口的昆仑掌门玉灵子怒道:有什么好想的,一起杀过去便是。
    任玉瑕笑了笑道:玉真人老当益壮,血性豪爽,在下所想的办法也正是如此,只不过...说到这里却又突然顿住。
    玉灵子急道:什么天下第一庄庄主,说话怎如此婆妈。玉灵子显是之前和路人遥一番聊天,得知青玄真人身死一事心中又怒又急,这时说话也变得焦躁起来。
    任玉瑕接道:玉真人稍安勿躁,且听在下讲来。在下认为,此次行动,并不贵在人多,相反人多难以管理,而且目标变大,对此次行动百害而无一利。
    玉灵子道:那派区区数人前往又如何抵挡的了成千上万的金兵?难道任庄主的计划就是派人去送死么?
    青木道长道:玉真人,且听贫道一言,贫道与师弟青叶同任庄主商议过后,觉得此行人数十几人为最佳,一来便与统领,二来不容引起金兵注意,再者,此次计划前往关外,也并不是为了和金兵作战。
    玉灵子一听青木道长发言,就想到他很有可能就是杀害青玄的凶手,不由火冒三丈,就欲发作,而青木道长见玉灵子一脸怒火,彷佛与他有不共戴天的深仇一般,也吓了一跳。
    路人遥突然开口道:玉真人息怒,路某也觉青木道长所言有理。说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玉灵子。
    众人一看,心头俱是一跳,猜想着玉灵子此次连遭三人反驳,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可令众人没想到的是,玉灵子目光灼灼的盯着路人遥半天,突然冷哼一声,闭目养神起来。
    众人放下心来,皆是深深吐了一口气。
    安瞥了一眼路人遥,若有所思的望着殿外,发起呆来。
    青木道长对着路人遥微微笑了笑,而后道:贫道认为,此次行动由各派分别派出一名弟子,再选出一位长者带领,前往关外,目的有二,一是刺探金国军情,二是寻得剑前辈宝库,带回剑前辈夫妇武功秘籍,和岳将军心血所著的兵法,以免落入金军之手,那样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殿内的各派人士纷纷点头,而后俱是举起双手,纵声大呼,表示自己舍身为国的决心。
    青木道长双手虚按沉声道:贫道认为此次行动危险重重,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危,还请各门派谨慎决定,所派弟子无论是心性还是武功俱在上乘之列为好。
    忽然有人道:青木道友,贫道有一事不明,还请道长指教。
    青木道长寻声望去,微微颔首笑道:司空真人请讲。
    只见此人约莫不惑之年,也是一身道家打扮,身着一件宽大的青袍,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鼻直口方,一脸正气。正是青城派第七代掌门,司空望,司空真人。
    武当派和青城派同属道家,历来同根同源,所以故以道友相称。
    青城派功法轻灵飘逸,舒展大方,擅长在高低不平的地方作战,也擅吐纳养生,武艺重实战搏击,步型,身法,手法奇特。与武当功法相近,却又别出一格。
    这时青城掌门司空望道:既然此次行动事关重大,危险重重,又为何只派遣弟子前往?在下虽不才,也想为国家百姓为武林同道略尽一份绵力。
    殿内众人一听方觉司空望所言甚是,于是俱都一脸不解的看向青木道长。
    青木道长笑道:司空真人大仁大义,实另贫道敬仰,贫道此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思前想后却甚觉不妥。
    司空望道:青木道友但说无妨。
    青木道长道:倘若此行俱换成各派掌门,或各派长老,万一...青木道长顿了顿道:万一有什么不测,那贫道实在担当不起,于各门派也难以交代。
    这时玉灵子突然道:谁要你担当,谁要你交代?此事全凭自愿,不论发生什么,怨不得别人。
    青木道长对玉灵子接二连三的故意寻事,早已心神不满,只见他眼中寒芒一闪,转瞬即逝,表面仍保持微笑道:玉真人说的是,只不过若是一众掌门长老前往,行动又该由谁来负责,由谁来指挥呢?
    玉灵子一听愣在当地,皱了皱眉,而后道:自然谁的武功高,就听谁的。
    青木道长笑了笑,没有言语。意思已经很明显,难道你的武功最高么?
    司空望见状笑了笑接道;青木道友思绪周密,考虑周全,在下不及。
    青木道长拱手道:司空真人廖赞,此次决定也是贫道与任庄主商量而得。
    玉灵子见青木道长不理睬与他,愈加怒火中烧,上好檀木所制的椅子扶手,已被他捏的嘎嘎直响。
    路人遥见状,连连使眼色,还咳嗽了几声,此时也不禁心中懊恼自己为何找上玉灵子与他探讨青玄真人身死一事。
    青木道长道:天色已晚,各门派决定所派弟子,而后我们再商议此行带队之人。
    大殿内各门派窃窃私语,不一会便有了决定。
    青木道长同任玉瑕合议了一下,朗声道:此次行动弟子:少林,净世; 峨嵋,叶素灵 ;昆仑,白易安;青城,林夕照;崆峒,洛云舒;点苍,慕池雨;丐帮,安;薛家堡,薛冥;天香谷,香宜 ;日月山庄,君莫;名剑山庄,清 川 ;江南花家,花凤兮;天山梅家,梅彦。共计十三人。
    青木道长顿了顿接着道:贫道厚颜,愿带队前往关外。
    殿内众人一时不明所以,纷纷皱眉,却没有说话。
    这时一直从未开口的青叶道长缓缓道:师兄此番,另有别情,还容贫道解释,一是,楚大侠和已故掌门青玄师兄为忘年之交,二是,楚大侠幼子在武当意外跌落悬崖身亡,于情于理,此次关外剑前辈宝库一事,武当都应竭尽全力。
    众人一听,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任玉瑕道:本来凭在下和问天多年的兄弟之情,这次本该在下前往才是,无奈庄主事务繁多,太平榜又屡添恶徒,实在分身乏术,还请诸位同道见谅。
    青木道长接道:任庄主为天下百姓太平尽心尽力,武林同道俱都看在眼力,又何必自责呢?
    青叶道长笑道:天色已晚,还请诸位前往斋堂用点素菜,早些歇息,明日清晨,各门派所派弟子于紫霄大殿前集合,立即奔赴关外。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